4月2日 “复盘” 美

今天俄乌战争已经超过1个月,今天听了今年1月份的时事节目,当时普遍认为美国在拜登的领导下,反复强调“不会出兵”,甚至说出小规模的俄军行动可以接受(事后虽然有解释是误解)。现在看来是相当的失策。

但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整个战略态势是符合美国利益的。重返印太地区的战略调整,而对手是个强大的、富有攻击性的,若能从其他地区抽调力量形成压倒性的态势,对于防止局势失控是有重要意义。

那怎么样能从目前的部署中抽出力量? 前任已安排阿富汗撤退,撤退后有可能对手会利用这地方,但也有可能在这里“得不偿失”;而剩下不在印太地区的力量就是欧洲。(中东已基本完成“撤退”)

在欧洲传统的力量就是抵抗华沙,在华沙解散后,俄罗斯接替了其角色。

待续

原来力量的天平开始向北约倾斜,但北约没有因此适度比例的收缩。这里也许不能简单的说是,北约的错

在特朗普的年代就已经要求欧洲增强自身的力量(负担更多的军事开支),但效果实在一般

在判断俄罗斯在取得之前的胜利(克里米亚)之后,是尝到了甜头。这个甜头是指普京在国内的支持度而不是国内的经济增长。那么俄罗斯在内政的延伸上会更有诱因,那么最后俄罗斯在乌的特别军事行动上受阻,统一了欧洲的战线,对美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。

那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之前没有这方面的声音呢?现在来看主要是因为两方面:第一、对俄的军事力量估计出现了偏差;第二,对乌的喜剧演员判断出现了偏差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